*此為2013年美劇"Hannibal"衍伸創作
*與現實人物、團體、國家均無關係
*劇情捏造注意

 

(一)

 

暈眩。

視線開始模糊,再來是奇妙的灼燙感,而後回歸冰冷。

 

最先恢復的手指上的觸感,冰冷的來源是光滑潔淨的地板。

 

緊閉的雙眼猛的張開。

 

Hannibal很少覺得惱怒,只是現在的情況,也只能用這種情緒來表達自己從心裡深處所湧出的感受。

 

尤其是在他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一隻純白色的,四肢肥短的軟毛生物後。

 

Hannibal第一個反應是狗,自己變成了一隻狗?嗯,他不信教,所以也不認為詛咒這類事物會存在於這世上,那為什麼會變成狗呢?是因為基因發生問題?但怎麼想,人類跟狗雖說都是哺乳類,但經過進化演變,種族類別什麼的早就是不同的分支了,基因要突變產生如此大的變化也太晚了點。

 

冷靜下來思考吧,這是遇上困難時,最佳的處理方式。

 

當感覺到暈眩前是在做些什麼?他開始回想,只記得自己正要開始準備晚餐要用的食材,上好的肉類所製成的香腸,散發甘甜味的洋蔥,以及醃了半天的燻鮭魚跟鵪鶉蛋,正在動手料理時卻覺得眼前越來越黑,頭昏耳鳴。他連忙放下手上的刀具,想著會不會是受寒了,一邊往大廳移動,Hannibal的專屬藥櫃就放在那裡,但頭昏的感覺卻逐漸加深,撐不到一半的路途,就這樣倒地昏厥了過去。

 

而再度醒過來時……就變成了這副短短又矮胖的模樣。

 

於是他開始掙扎,是的,在Hannibal縮小的同時,他身上那件上好的筆挺西裝跟粉色襯衫並沒有跟著縮水,而是變成了煩人的存在,緊緊的箍住了他目前矮胖的身軀,連帶的影響到呼吸道的疏通。

 

不能……呼吸……

 

Hannibal手腳並用的從衣領口探出頭來,大口呼吸的那時,那雙偏深褐色的眼珠正好對上了面前的一對破舊球鞋,而他認識那雙鞋的主人。

 

喔不,不要是現在。

 

……呃,Dr. Lecter?」Will Graham那帶點浮躁與不安的嗓音在Hannibal頭上響起,而在目前的他耳中聽起來,每個發音都有如喪鐘。

 

Hannibal感覺到自己那從頭頂長出的尖耳直挺挺的立了起來,而背脊的白色毛髮也是,全身只能僵直不動。

 

「你是Dr. Lecter養的狗嗎?」緩慢蹲下來的Will的眼神跟他對上,極度順手的摸了好幾把眼前的白色生物,就像撫摸自家狗兒們一樣的自然。「真稀奇,我都不知道他有養狗呢。」

 

在反覆思考後,雖然一度被對方輕柔的手指在下巴搔刮而給帶去思考力,但是被當成狗兒實在不是Hannibal能夠忍受的,所以他出了聲,也幸好所發出的不是動物叫聲,還是身為人類時的沙啞嗓音。

……夜安,Will。」

 

原本抓搔的手指停頓,隨後彈開。

 

……!」仰起頭,Hannibal面前的男人一臉驚慌的快速轉頭查看,但很顯然找不到聲音來源,最後只能將視線放在自己身上。

……夜安,Will。」

……」灰藍色的眼珠顯露出不敢置信的情緒,總是這麼輕易地,讓別人察覺到他的情緒,在你試圖了解對方時,最重要的是要把自己的念頭給不著痕跡的藏住,Hannibal在心裡想著,這絕對會是Will的致命弱點,但非常、非常的有趣跟有研究價值。

 

他看著男人又蹲下身來,但即使如此還是無法平視的情況讓Hannibal有點不耐:「D……Dr. Lecter?!」

Will,現在應該不是我們的約診時間?」

「這……有點事,所以我過來了。」Will眨眨眼,彷彿還是不能相信眼前所見:「所以……這不是我的,嗯。幻覺,對吧?嗯?」

「不是。」簡潔的回答。

「嗯……所以,」Will的眼中突然出現的一抹笑意,讓他的背部毛不知為何的又直立起來,後來Hannibal才明白,這就叫作壞預感,而且是最壞的哪種。「你……你需要幫忙從那堆衣服中,出來嗎?」

互相乾瞪眼了一會,最後Hannibal屈服在目前被肥胖身軀卡住的困境中:「那就麻煩了。」

 

Will用含著笑意的灰藍眼睛以及飽受歲月雕磨的手掌輕鬆地將他救出,並且貼心的將Hannibal放置在木質地板上站穩,披上脫落在地的墨黑絲質背心。

 

簡直是看著動物園的可愛動物區裡,人畜無害小動物的眼神。

 

Hannibal有些不悅的抬眼,伸了伸爪子,是的,他有爪子了!而他在心裡默默下了決定,除了從一開始見面時就很想細細品嚐的,男人那顆富含同情心與矛盾情感的鮮紅甜美心臟外,嗯,還要加上那雙灰藍色的濕潤眼珠,那一定富含膠質與極度美好的滋味,熬成燉肉湯應該不錯,用豬大骨熬底,再加點香茅與肉桂,絕對是道美味的桌上佳餚,在晚餐時分。

 

但別著急,Hannibal。他對心底飢餓不已的自己說道,有些美食與美酒,當然了,Will Graham是屬於越沉越香的那類人,所以漫長的等待是絕對值得的。

 

 

「那我們去找點資料吧。」拍了拍白毛生物的頭頂,Will仍舊笑的開心。

……

 

……雖然他現在真的、很想,把Will給吃了。

 

 (二)

 

 

「應該是被稱為,Moomin的生物?」

 

Will從老舊的書本後面抬眼,手指推了推黑框眼鏡。

 

Moomin?那是兒童讀物,也是幻想的生物。」Hannibal皺眉,短短的身子坐在一疊已讀的書籍上,因為他實在無法忍受不能跟Will平視,這有損Hannibal的高傲自尊。

「嗯,但照上面的插畫,以及描述……Will眼中又出現了令他的醫生不悅地笑意,拿下眼鏡:「你應該是變成了Moomin。」

抬起雙手,Hannibal不太開心地盯著那雙肥肥短短,以及雪白的爪子手:「這可真是糟糕。」這手要怎麼做晚餐,還有明天的早餐?

「總之,Dr. Lecter,在找出原因之前,也只能先這樣了……」啪的一聲,Will闔上童書,之後他注意到面前的圓滾滾生物的樣子。

「呃,Dr. Lecter……要不要找件褲子給你?」嘴角抽動。

「以現在來看,我的褲子應該是穿不下去的,Will。」臉色稍微黑了下,Hannibal讓自己勾起笑意,雖然現在的樣子……不知道對方看不看的到自己的嘴唇:「我可能要再找之前幫我訂製合身西裝的縫紉設計師了。」

「但這樣子可能會嚇壞一堆人。」走上前,Will歪著頭,手臂微微往前,似乎在等待他的許可;而在內心的自尊以及妥協掙扎搏鬥後,自尊宣告倒地不起,於是Hannibal乖順的讓男子扶著腋下輕輕抬起,放回了地板上。

 

……如果Will把剛剛的事情給說出去,他絕對會將男人成為自己桌上佳餚的時間提前好幾個月。

 

Hannibal拍了拍白色的身軀,並且拉好因為過大而快要滑落的背心,但眼神透出一絲冰冷殘酷。

 

……的確是。」他不敢想像當Jack和其他人看到自己目前的模樣時,會做出怎樣的反應。

「會不會是詛咒?」

「你知道我不信教,Will,況且身為一位FBI的特別探員,也不該相信這些。」

「褲子跟衣服我會去童裝區看看。」迴避話題,沒有注意到對方眼中的冷,Will溫和地說著,半蹲下身:「Dr. Lecter,你還需要什麼嗎?」

「鞋子。」

「量你的腳的話,要去鞋店。」

Will,我們不是剛剛才說不要嚇壞人?」

「這可是很困難的呢,Dr. Lecter。」

「那我們只好努力保守住這個秘密了。」

「那是當然的,Dr. Lecter。」終於忍不住露出燦爛的微笑,Hannibal看著面前笑著露出潔白牙齒的Will,感覺他的背頸毛跟尖耳又聳立了起來。

「那麼,腳伸出來讓我量量尺寸吧。」

 

而就在當晚,嘗到Will所謂的『家常菜』之後,因為手腳長短問題而無法下廚的Hannibal,就對自己所說的保守秘密這句後悔了,應該要叫自己所熟悉的廚師來家裡料理的,就算讓別人知道也無所謂。

 

他的味覺,要崩潰了啊……

 

……Will,我想下次還是由我來準備餐點。」放下湯匙,Hannibal用餐巾擦了擦嘴,努力地維持住形象。

「嗯?」滿意地嚼著自己所煮的雜燴粥,Will發出模糊不清的聲音。

「我還是習慣自己準備。」推開那碗白白黃黃又散發奇妙熱氣的粥品,Hannibal決定還是不要提醒對方這東西簡直是殘害味蕾的人間凶器。「但之後需要你的協助。」

Hannibal啜了一口紅酒,幸好他的手還是可以握住高腳杯,「我會自行抽血跟提供毛髮樣本給你拿去實驗室檢查,你會操作器材?」

「會一些些,但不多。」把剛剛Hannibal推過來的碗給拉到面前,Will極為自然的繼續吃食,看來是餓壞了:「我是負責犯罪心理側寫,不是檢驗員。」

「基本的血液檢驗應該不難,」巧妙的刺激對方,Hannibal的尖耳抖動了下:「這幾天我會待在家中,方才也取消了最近約診,我只能說,這對我的信譽影響非常慘重。」

「好吧。」勉為其難的答應,Will放下湯匙和空掉的碗:「我該回家了,狗兒們正餓著。」

 

而當HannibalWill到門口,目送對方坐上了小型客車,緩慢地駛離車道後,他卻有種不安全感油然心生。

 

轉頭看向以前習以為常,現在卻顯得高大無比的家具擺飾,Hannibal禁不住嘆了一口氣,罕見地頭疼起來。

 

他該趁現在把冰箱裡的特殊食材整理乾淨嗎?畢竟如果讓Will瞧見他心理醫生的冰箱中居然有幾顆新鮮人心跟肺部等等內臟,這可不是一笑置之就能解決的!

 

創作者介紹

影觴築

影觴Shad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