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2013年美劇"Hannibal"衍伸創作
*與現實人物、團體、國家均無關係
*年齡、劇情捏造注意
*血腥描寫注意

 

 

冰冷的牢房地板沾上了跟警局走廊一樣的鮮紅。

 

「她到底是怎麼死的?!」一字一字的吼出聲,高大的黑人全身緊繃,滿臉怒氣:「沒人能給我一個解答嗎!」

「在晚上警衛換班時,咬斷了自己的舌……」他身旁的警官一臉驚恐。

「——這我當然知道!」Jack用力搥打牆面,力道之大令人不禁擔心牆面是否會因此破個大洞:「問題是怎麼會?!你們在搞什麼?!」

「我們第一時間就發現不對勁,但……」

「不要跟我說理由!」

 

Will跟Hannibal站在那名為Jack的風暴的後方,兩人都不想捲入其中。

 

「這裡真夠冷的,」依舊不請自來的Hannibal四處張望著:「是死亡與憤怒混成這種寒冷的嗎?」

「線索只有這個嗎?」沒有理會,Will手上拿著一個黃色的信封,上頭的筆跡模糊不清,就連地址跟郵戳也是,明顯是刻意這樣做的。

「嗯,她昨天從獄卒那收到這封信,今天就自殺了。」負責搜查的警官點點頭。

「因為這樣就自殺……真可惜。」

「自己結束生命根本沒什麼好可惜的,就算是被脅迫。」

「你說的沒錯。」

「……怎麼?」因為對方比平常更低的嗓音而抬頭,Will一臉狐疑的看著似乎露出愧疚神情的Hannibal。

「只是覺得遺憾,明明在課堂上會彼此照應的同學,現在兩個人都離開遠去,」青年輕描淡寫的回應,但眉頭深鎖:「要是能夠早點發現就好了,不應該這樣的。」

「……」

 

不知道該說什麼,Will只能輕拍他的肩膀,然後像是碰觸到灼熱物體般馬上縮回手,為了掩飾尷尬,他慌慌張張地把注意力放回信封上。

 

慌亂的顫抖手指拆開了信封,裡面只有一張折的漂漂亮亮、有著白色印花的信紙,屏住氣息,Will緩緩地打開它,而白紙中央用深藍墨水寫了幾個字。

 

 

『They Know.』

 

 

走出監獄,Will不悅的用手掌擋住燦爛的陽光,低聲咒罵,他這個舉動引來了Hannibal的發笑:「不多曬點太陽是不行的啊,Graham,人體需要維生素D才能好好生長。」

「我現在也不需要生長了吧,」Will瞪了他一眼,「也不是植物,剛剛的信封拿去化驗了嗎?」

「是的,希望能找出什麼結果。」

「他們應該什麼都找不出來吧,」緩慢的步下階梯,Will盯著行道樹道:「寄信的人不會這麼容易留下證據的,頂多只會知道紙跟信封是從哪邊買的,他很狡猾又聰明,而且正在觀察著。」

「既然狡猾,為什麼要用手寫的呢?這樣不是增加了被找到的機率?」

「他討厭制式的文字,」擺擺手,Will不以為然:「一種堅持,這是他表達自我的方式,也顯示出了這傢伙有多麼自大——」

「就算是這樣明顯,你們依舊抓不到我的表現。」腳邊的落葉被秋風吹起,Will注視著它消失在街道的另一頭。「然而這也是他最大的弱點。」

「這樣啊……」

「抱歉,你剛剛說什麼?」沒有聽到他的低語,Will問道。

「……你真的能為偵查幫上很多忙啊,Graham,我明白為什麼Crawford這麼想要你回歸FBI了。」Hannibal意有所指的說。

「我能拒絕嗎?」

「不能。」快速的回應,Hannibal偏了偏頭:「直接說『我能借用你的想像力嗎?』這種說法很難拒絕吧。」

「……的確是。」看了對方一眼,他說︰「你要回去宿舍了嗎?」

「不,我……我想在附近走走,畢竟我大概再過兩個月就要回法國了,心理學的考試也快接近,想趁這段時間好好欣賞這座城市。」溫和的笑著,Hannibal的語氣平淡。

「這種腐敗的城市沒什麼好欣賞的,」雖然這樣講,但沉思了一會後,Will開口:「不過我…‥是可以帶你去一些地方。」

聽完,面前的大學生開心的笑了起來,「你願意的話真是太好了,我們該從哪邊開始?」

「你想體驗美國生活的話,」微笑,Will手指著不遠處的公車站牌:「就先體驗一下大眾交通工具的擁擠與骯髒吧。」

 

那是第一次,Will看到了Hannibal的笑容從臉上滑落的瞬間。

 

 

半小時候,他們坐在某處公園裡的長椅上。

 

「……我開始覺得你是在整我了。」

「這就是我們每天過的生活,並不是整人玩笑。」瞥見Hannibal因為手中的美式咖啡而整張臉糾結在一塊,Will強忍住笑意。

「這根本是泥水……」

「歡迎來到美國。」

「……」

「喝完了嗎?我要回去了。」自從坐上公園的長椅後,Will的眉頭就沒有停止糾結:「我討厭人多的地方。」

「這裡已經很少人,你還是不習慣嗎?」把剩下的咖啡一飲而盡,Hannibal馬上從背包中掏出自己的水瓶灌了三大口水,試圖沖掉味道。「而且我們從監獄出來還不到一小時……」

「我要回去。」強硬地打斷,Will按了按額角,這幾天他的頭疼就沒有停過,而且有逐漸加重的趨勢。

「Graham?」

「我沒事,回去吧。」

 

站起身來就感到一陣暈眩,他努力的站穩腳步,不想在Hannibal的面前就這樣倒下;記得,你還是位教師。Will甩甩頭,不斷地在心裡反覆提醒自己,跟Hannibal相處太久,或者該說已經習慣他這樣跟著,都快要沒有師生之間的距離,這樣非常不妙。

 

接著Will突然發現Hannibal站在自己身後,上半身微微往前傾,俊秀的臉龐湊近他的頸肩,非常的近。

 

「……你是在聞我嗎?」

「難以避免,」稍稍退後,Hannibal皺了下鼻子:「我該介紹你更好的鬍後水了,你用的這種像是密封的船中瓶。」

「我一直收到那種聖誕禮物。」快步走著,Will不太開心地回答。

「Graham,你是有頭痛,而且逐漸頻繁嗎?」與他並肩走著,Hannibal突然問道。

「……是的,大概是太累了。」

 

離開公園後,站在街角,Will轉身看向他:「還要我送你回去嗎?」

「不用了,」嘴角依舊帶著那抹微笑,Hannibal搖頭:「我還有想去的地方。」

「那好,你自己……小心點。」

「我會的,對了,Graham……」

「嗯?」Will又揉了揉額頭,一邊盤算著這附近能最快抵達的藥局,一邊漫不經心的回應。

「要是我就會換一款鬍後水。」年輕的大學生站在人行道上溫柔地笑著,那笑容上找不出瑕疵,完美的像是與現實脫節。

 

而直到他轉身離去,Will的頭依舊疼痛不堪。

 

===

好像越寫越多啦TT(似乎講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影觴Shadow 的頭像
影觴Shadow

影觴築

影觴Shad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