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區

至頂公告
廣告留言與人身攻擊留言一律刪除。

此地為【自創】【同人】小說相關專區,近期充斥歐美向。

請勿轉載、下載文章與圖片,如有需求,請與我聯繫

謝謝

*本篇含有十八禁描寫,未達法定年齡標準者請迴避*

 

對於亞瑟來說,想要性愛這檔事並不怎麼難。

 

因為不論自己有沒有那種念頭,總會在措手不及的時間與地點上,比如說廚房之類的,遭受到阿爾弗雷德的熱情攻勢,總是在柔軟的吻跟不知從哪學來的,十分有技巧性的愛撫下迅速的被攻陷,以及完事後的細語……何況也不是真的討厭跟想要排斥。性愛就像是喝水一般稀鬆平常。

 

如果是照平常,的確是這樣沒錯。

 

輕咬下唇,亞瑟用力捏緊手上的茶杯握把,這實在有點奇怪,照阿爾弗雷德那傢伙的發情……想要的欲望來說大約是每五天就會一次,冬天的話因為很冷所以大概每三天就會把自己拖上床,所以總結起來,一個月大概會有四到五次……亞瑟突然佩服起自己的記性。

可是這個月都快結束了,居然、居然只有少少的兩次!一想到這裡就幾乎要捏碎手中的精美的陶瓷茶具,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有種說不上來的氣憤,雖然令自己胡思亂想的對象就坐在隔壁的位置上,對著粗魯又毫無幽默感的美式脫口秀不時的拍掌大笑。

 

亞瑟厭惡著腦中正在奔騰著各式的想像,但卻不敢直接詢問,想要壓下不安的情緒而猛喝了一大口甘美的紅茶,下場就是被嗆到而不斷的咳嗽。

 

「咳!」

「怎麼會這樣不小心啊?」在一旁難得沒有抱著爆米花大啃特啃的阿爾弗雷德被咳嗽聲吸引,皺起眉,傾身狀似要幫自己清理。

「咳……!不……!」反射性的想要推開,但該死的阿爾弗雷德卻展現出他那巨大身軀不該有的靈活度,溫熱的手掌就這樣滑入他的後方褲袋。

 

還未驚訝於為什麼會知道自己的手帕放在那裡,許久沒感受到的觸感讓身體一陣不自主的顫抖,摸索滑動的感覺更是火上加油,皮膚上立刻起了雞皮疙瘩,亞瑟忍不住慶幸自己正穿著長袖的白襯衫,而不會讓這樣微小又羞恥的反應讓阿爾弗雷德看到。

 

「啊哈,在這裡。」在令人難耐的摸索後,那張臉上露出開朗又欠揍的笑容,抽出白色的手帕幫自己擦拭胸口的紅色汙漬。

「這種我自己會清。」下意識掩飾害羞的反應,亞瑟擺出凶惡的臉面對著他,直接將手怕搶了過來,心情極度惡劣的開始猛擦。

「唔,好兇啊。」

 

等發現呼氣的溫熱感近在鼻前時,才注意到碧藍色的眼睛透過潔淨的鏡片,直盯著自己不放,而那張臉也離整個貼上不到五公分。

腦袋像是本能的從驚嚇中回復神智,熟悉的抓住對方的目光,一切都像平常那樣順著雙方呼吸的節奏,氣息緩慢而充滿情慾,再從中找尋適合接吻的絕佳位置。阿爾弗雷德的吻落在唇上的感覺很輕柔卻又沉重,飽含著佔有欲,亞瑟在閉上雙眼的同時也暗自鬆了口氣,情人不是真的對自己沒有了興趣。

 

親吻濕熱而黏膩,明明感覺到那雙手探入了絲質襯衫的內部,卻在快要觸上敏感地帶時突然抽回,只剩下吻還持續著,直到舌尖的纏繞跟流露的呻吟被中斷為止,阿爾弗雷德都沒有做出任何更加親密的舉動。

 

「你……」喘著氣,亞瑟這時候就非常痛恨自己的肺活量比不上阿爾弗雷德。

「我差點忘了,這時段有電影的重播唷。」說著彷彿置身事外的話語,對方笑著挺起身子離開,若無其事的使用遙控器轉到異常吵鬧的頻道。

 

……差勁透了。

 

亞瑟還沒意識到自己手上抓住了什麼東西,就使盡全力的往那個可惡至極的大混蛋砸了過去。

 

「好痛?!」驚愕的表情從臉上滑落的抱枕後露了出來,連眼鏡都歪了。「亞瑟?你幹嘛突然——」

「看你的無聊電視去吧,你這天殺的大白癡!」突然鼻酸了起來,亞瑟轉過身大步踏出客廳。

「欸咦?!」

 

用力關上房門後,門板幾乎是馬上被搥開,追上來的阿爾弗雷德手上還握著拔下來的黃銅門把。「阿爾弗雷德,誰准你拔我家的門把的!」而且那還花了自己不少的裝潢費用!

「之後再幫你裝回去啦,」看也不看,對方直接將門把丟在地上,沉重的悶響:「你怎麼突然生氣?」

「我想生氣也不關你的事吧。」

「有關係,因為你生氣一定跟我有關對吧!」阿爾弗雷德這種時候還有心情半開玩笑的說:「是我太帥氣讓你忌妒?」

 

揮出的右拳被接下來,穩穩的抓在寬大的手掌中,然後指頭被一根一根的掰開,靠在阿爾弗雷德的唇上。

「……」安靜的臥房裡幾乎能聽見自己吞嚥的聲音。

方才讓亞瑟差點沒了呼吸的舌尖舔上了食指,接下來是中指,燈光下的鏡片反光讓亞瑟目眩。「現在要告訴我是怎麼一回事了嗎?」

「……為什麼不繼續……」如同被催眠一般,從口中說出的話像是灼燙的茶讓舌頭發麻,遲鈍。

「啊?」

「為什麼都不跟我做啊!」臉頰燒熱,幾乎是用大吼的說出,說完後幾乎不敢看著阿爾弗雷德的臉。

「……」

「……噢,那個啊。」

 

為什麼阿爾弗雷德的聲音聽起來比自己還要不安呢?亞瑟疑惑的抬起頭,卻看到對方紅著臉,紅的跟亞瑟自己不相上下。

 

下一瞬間被拉到厚實的懷抱中,亞瑟愣了半晌後才開始掙扎起來。

 

「你做什麼!」

「……亞瑟。」情人只單單的說出名字就可以讓身體從耳根酥軟到腳底,亞瑟對著這樣的自己生氣著。「那是很蠢的理由,所以……」

「你要講就快講。」雖然正被著昔日的弟弟擁抱在懷中,但還是努力板著臉表現出長輩的樣子。

嘆了口氣,阿爾弗雷德難得皺著眉頭:「之前……你居然捏著我的腰說是不是胖了!所以……」

「所以你就賭氣?」無奈的往上看著人,難過最近都看這傢伙沒什麼再吃最愛的零食。「不過好像沒什麼成效啊。」亞瑟用手指戳戳還是有些肥軟的肚子。

「怎麼可能,我可是忍耐好久不吃爆米花跟巧克力蛋糕了啊!至少會少半磅吧!」阿爾弗雷德大聲哀嚎,彷彿這是一件慘絕人寰的慘事。

「……」亞瑟沉默下來,最後才支支吾吾的道:「說來……運動……不是也可以嗎?」

「運動?」藍眼透出不解。

都提示那麼明顯了,這不讀空氣的大笨蛋!「就會流汗的運動啦!笨蛋!」

 

半張著嘴看起來真是蠢透了。亞瑟心想,不過當那表情開始轉變成開心又帶點邪惡的笑容時,不可否認的,自己的心跳也開始加快起來。

 

 

 

「啊……」

 

胸前的敏感被人用舌尖按壓打轉著引起顫抖,亞瑟左手撫弄著面前燦金的頭髮,另一手環上阿爾弗雷德的頸項,低低的呻吟著,對方的手有技巧性的撫弄著胸口,使得情慾也越加的高漲。

 

當褲頭被拉開,灼熱的欲望被握住時發出了小小的嗚咽聲,不論是上下磨擦的感覺跟阿爾福雷德在耳邊的吐息都讓自己覺得難為情,忍不住用雙手遮住了臉龐。

 

「亞瑟你不敢看嗎?」笑語。

「誰……誰說……啊啊啊……」

 

情人的手掌搓弄著,惡意的用拇指在發洩口滑動,過多的刺激讓亞瑟只能無力的掙扎著,想要更多又想要逃開這似乎不會結束的折磨。「阿爾……不要……快放開啊啊……」

「沒問題。」

帶著跟一開始沒有兩樣的笑臉放開了自己的灼熱,手指還故意在離開時用力握了下,阿爾弗雷德用著像是欣賞藝術品的眼神仔細瞧著,直到亞瑟出聲抗議為止:「不要……!」

「那麼心急做什麼呢,親愛的。」情人滿意的笑著,指尖沾著方才的黏膩往上在自己的肚腹上劃著圈,最後探入亞瑟的口腔中,舌葉被粗魯的攪弄分泌著唾液,只能無意識的吸吮跟舔拭,手指抽出後迎上來的是阿爾弗雷德的嘴唇,比起剛才的指尖顯得溫柔許多,像是在安撫。

「嗯……啊啊……啊。」

 

在被奪去呼吸的同時也感到雙腳被分開,對方的手指在後方的入口徘徊著,在毫無準備的同時就直接探入,一根,兩根,亞瑟在心裡默數著,調整呼吸的頻率跟著阿爾弗雷德的抽動一起,想表現出一副游刃有餘的樣子,但很快的被情人看穿。

 

「咿!啊啊啊——」內壁被無情的撐開,對方總是能很快的找到能讓亞瑟痙攣哀鳴的地方,而自己無力地環抱住阿爾弗雷德的頸子,對著那張可恨的臉忍下想要狠狠咬下鼻子的欲望,最後選擇啃咬那光滑的下巴。「……快點……」

 

指節攪動著讓內裏更加潮濕柔軟後,更為有質量的高溫物體在兩指抽出後緩慢推進入自己的內部,快感帶隨著疼痛一起讓亞瑟忍不住放聲尖叫,阿爾弗雷德在耳邊喊著自己的名字要人放鬆,一邊摩擦著緊繃的內壁,逐漸清晰的水聲在房內迴盪著,既放蕩又猥褻。

 

「亞瑟的表情很可愛。」

「不要……不要說……啊、啊啊啊好深……阿爾……!」

 

眼尾因為快感而滲出的的淚水被輕輕吻去,讓對方抬高的雙腳隨著越來越激烈的震動晃著,床鋪吱嘎作響,意識也飄遠,只剩下被快速磨擦進出的地方能感覺、跟著撞擊收縮著,腦中想著還要更多的刺激因此緊緊抱住了阿爾弗雷德。「啊啊,阿爾嗯啊啊啊……咿啊啊啊——」

在兩人中間的莖體孤單的彈動著,被阿爾弗雷德單手握住給予搓揉,所有的一切都變成了混亂在亞瑟的腦袋裡炸開,最後化成點點白濁濺在自己跟對方的小腹上。在釋放後沒有多久,不斷被折磨的地方也感覺到一陣濕熱,以及情人在臉頰旁的輕輕歎息跟親吻。

 

結束後,阿爾弗雷德將退出後的欲望故意貼在自己的大腿內側,在亞瑟的旁邊側躺著,一臉似笑非笑。

 

「……做什麼啦。」溼漉的觸感跟身後的殘留液體讓亞瑟害羞起來,阿爾弗雷德這混蛋還有意無意的上下滑動。

「真的是很有效的運動對吧?」

「你再說一句我就把你那裡扭下來。」

「噢,我相信你不會的。」猶帶著濕潤的柱體靠上亞瑟的,阿爾弗雷德微笑著,用溫熱而巨大的手掌整個包住,拇指輕輕的按揉還沾著剛剛噴發出來的液體的前端,些微的刺激跟快感舒服的讓自己輕哼,瓦解了想要推拒的反抗。

「你不會的。」唇角上揚著惡意的弧度,碧藍色的眼睛看著兩邊的灼熱都開始硬挺起來,用指甲戳刺亞瑟的發洩口。

「你……嗯哼……」

「很舒服吧?」

「不准…‥這樣弄……嗯啊啊啊……」該死!

「我知道你這樣是很想要的意思。」在人耳珠上輕柔的一吻。「而我也很想要你。」

 

眼神又開始迷濛起來,亞瑟恍惚的看著眼前的情人,最後決定捧住那張臉蛋,給了一個深情又濃厚的親吻,當然還有懲罰性質的嚙咬。

 

 

「嗯啊……啊啊啊……」

 

方才激情的黏稠被人用手指挖掘出來,又再度戳刺回去,趴在床上用背後面對著人的姿勢更讓自己覺得羞恥,跟有一些些下流的刺激,亞瑟知道後方正恬不知恥的收縮著,彷彿正在等待阿爾弗雷德的進入,身下的欲望被人套弄著,卻又刻意的避開能夠到達頂點的敏感處,無處發洩的身體只能的趴伏在潔白的床單上發抖跟呻吟,莖體不斷的從前方滴出白色的體液,在白色布料上弄出一個又一個的圓形。

「啊啊啊啊啊啊啊……」臀部被抓握在人手心裡揉弄,扳開的感覺十分詭異,而當期待已久的熱燙輕頂上後方時,自己已經分不清是愉悅還是害怕的顫抖。

 

進入後的大力撞擊把聲音碎裂為不成調的破碎哀鳴,情人緊緊握住自己的腰支讓身後更能貼近火燙的欲望,每一下的晃動都讓亞瑟覺得快要暈眩過去。

 

快感累積在身體裡面想要出來,手伸了下去想要給予抒發,但阿爾弗雷德卻壓住了前方的鈴口:「再等一下……」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想要逃跑卻攤軟無力,只能胡亂的在床被上刨抓著任由人在後方侵犯,「阿爾……那裡……快點啊啊、啊啊啊……」

「亞瑟……」吻落在纖細的背部,阿爾弗雷德更加的深入進去。

 

「啊啊、啊啊啊……咿!」

羞恥的接合聲持續,直到亞瑟感覺到體內一股濕黏熱源的同時,前方的桎梏才被放開,隨著白光在腦海裡閃過,自己的白色也沾滿了阿爾弗雷德的手掌。跟著壓上來的身體,情人的嘴唇湊近臉頰旁,而自己閉著眼睛接受了柔情的啄吻。

 

 

「……好痛……你不是要減肥嗎?」撫著腰際,亞瑟瞇起湖水綠的眼睛,望著情人不斷的讓油炸物消失在嘴巴裡的黑洞。

「嗯?我從來沒說要減肥吧?」十九歲的青年張著藍色的眼睛眨啊眨,一臉不解,如果不是嘴裡塞滿油膩膩的薯條,亞瑟還會覺得有點可愛。「這可是健壯啊。」

「如果你已經蠢到把肥胖當成健壯的話。」從鼻尖不屑的哼出聲。

「況且,」忽略那段,阿爾弗雷德笑的一臉天真:「還有你在啊。」

「有我在要做什麼?」皺著眉頭,亞瑟拿了一根薯條細細嚼著,往後靠在那結實的臂膀上,「……勉勉強強,還是我家的炸魚薯條好吃。」

「會陪我運動不是嗎?」

「……給我忘掉!」紅著臉怒吼,又抓起一根薯條惡狠狠咬下前端的頭。這該死的傢伙,硬要提起!

笑容滿面:「要忘掉很難啊,亞瑟你不是說快點,還有……等一下!你不是剛剛喊著腰痛嗎為什麼還可以扛椅子——!」

 

 

***

 

結束了……第一次的H文…OTZ(滿身大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影觴Shadow 的頭像
影觴Shadow

影觴築

影觴Shad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